參考消息網10月30日報道 韓媒稱,曾就高層會談達成協議的韓朝,在前哨站中展開了過激的較勁。韓國提議30日在板門店舉行高層會談,而朝鮮一直以散佈反朝傳單問題為由予以壓制。對此,韓國政府公佈立場,“無法接受不正當的要求”(29日統一部發言人評論),最終沒能達成共識。
  據韓國《中央日報》10月30日報道,繼本月4日朝鮮軍總政治局長黃炳瑞訪問仁川之後一直處於僵局的韓朝關係,雖然看起來像可以迎來轉機,最終反朝傳單成為問題,韓朝關係正再次回到關係冷漠階段。
  當時黃炳瑞一行接受了韓國政府8月提出的高層接觸的建議,朝鮮表現出好像希望達成對話。
  當時朝方表示10月末至11月初,將會在韓方所希望的時間到會談場所。直到那時為止,韓國政府內外大部分人預測可以恢復兩國間的對話。因為帶有國防委第一委員長金正恩的“特使”性質的實際權力團體,一直以來響應高層接觸。
  然而之後的局面並不順利。發生了朝鮮潛艇越過西海國防界線(NLL)以南,韓軍發出警告並做出回應射擊的事件。軍方相關人員稱,“當時是金正恩因健康不佳中斷長時間(40天)公開活動的情況下黃炳瑞訪韓,朝鮮潛艇沒有偶然侵犯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就韓國民間組織發放的載著對朝傳單的氣球,朝方首次使用高射機關槍射擊。因此,在相關邊界地區,居民和團體組織就對朝傳單射擊一事甚至發生了衝突。
  朝鮮指責韓國政府“韓國沒有‘法律依據和相關規定’,放任散髮傳單”(29日國防委秘書室通告文),並未提及當初約定。
  統一部研究院前任研究委員鄭永泰分析說,“黃炳瑞提出將會談日期定在一個月以後,留出充足的時間,通過打出重啟對話想要將傳單、NLL問題等爭議轉變成向自己有利的方向,這是典型的拖延時間戰術”。統一問題專家們預測,只要韓朝立場達不到急速迴轉,相當長時期內韓朝將很難提供對話的基礎。這是雙方失大於得的局面。首先作為對韓國的綏靖姿態,不僅美國,想在與中國、日本等的關係改善中加速的平壤方面,其構想不可避免地出現了差錯。金正恩第一委員長即使讓黃炳瑞訪韓,其在新年致辭中提及的“朝韓關係改善”問題中,實際成果變得越來越難。
  韓國政府的負擔也很大。今年就要過去,僵持局面的長期化則成為憂慮。樸槿惠總統提出的“統一大事論”和建設非武裝地帶(DMZ)和平公園等構想出現差池的概率也變得越來越大。
  也有人指出,政府在對朝鮮的接近中,應該發揮精細的戰略。圓光大學校長丁世鉉(前統一部長)指出,“雖然也需要強調原則上的對應,還需要能夠讓朝鮮來參加會談的韓國安保隊的手段和才能”。
  
  【延伸閱讀】韓民間團體以限制發傳單侵犯權利為由 提起訴訟向朝鮮散髮傳單的韓國民間團體以警方限制散髮傳單侵犯了其基本權利為由,對韓國提起了賠償損失的訴訟。(資料圖片,圖片來源:韓聯社)
  中新網10月30日電 據韓國國際廣播電臺30日報道,向朝鮮散髮傳單的韓國民間團體以警方限制散髮傳單侵犯了其基本權利為由,對韓國提起了賠償損失的訴訟。
  據報道,韓國民間團體“朝鮮同胞幫助運動”對朝鮮氣球團團長李敏福最近向議政府地方法院提出了因散髮氣球傳單活動遭到警方阻礙,精神上遭受了痛苦,要求國家賠償5千萬韓元(約合人民幣29萬元)的訴訟。
  報道稱,李敏福主張,2003年至今,國家情報院和軍警等以破壞韓朝關係為由,妨礙他們向朝鮮散髮氣球傳單的活動。他說,警方將散髮傳單的信息預先告知當地居民,引發當地居民的抗議,阻止他們散髮傳單。
  李敏福還表示,外部團體對散髮傳單活動的財政援助也減少了,遭受了金錢方面的損失。
  據悉,李敏福於1995年投靠韓國,一直主導民間團體對朝鮮散髮傳單活動。
  另據韓國《中央日報》報道,10月25日,400多名韓國保守組織成員、反對散佈對朝傳單的居民和市民組織成員、700多名警察和國內外記者等大舉涌入韓國坡州臨津閣與統一展望台一帶,引發了一場混亂。
  在韓國民間組織宣佈準備散佈傳單後,120多名當地居民從上午9點起陸續開著20多輛農用拖拉機前來堵住進入臨津閣的大東路,韓國“民主恢復坡州時局會議”等也從前一天開始在臨津閣打地鋪,阻止散佈傳單。
  (2014-10-30 10:48:37)
  
  【延伸閱讀】韓媒:因傳單問題未談攏 韓朝高層會談恐告吹
  參考消息網10月30日報道 韓媒稱,朝鮮29日實際上拒絕了韓方提出的有關第二次韓朝高層會談的建議。韓國政府此前提議“30日在板門店舉行會談”。
  據韓國《朝鮮日報》10月30日報道,朝鮮29日凌晨通過西海軍方通信線路給青瓦臺國家安全室發來電報稱:“韓方以‘沒有法律依據和相關規定’為藉口放任散髮傳單的行為。是否舉行高層會談、是否繼續散髮傳單,取決於韓方是否做出負責任的選擇。”由此可見,朝方將停止對朝散髮傳單視為恢復對話的條件。
  對此,韓國政府以統一部發言人的名義發表評論稱:“民間團體對朝散髮傳單不是政府可以控制的事情。不能接受朝方提出的不正當要求。”因此,30日舉行第二次韓朝高層會談的希望實際上已經落空,4日在仁川韓朝高官會談中達成的“10月末至11月初恢復高層會談”的協議能否落實也變得撲朔迷離。
  朝鮮以韓國民間團體對朝散髮傳單為由拒絕韓方提出的“30日舉行第二次韓朝高層會談”的建議後,韓朝關係很有可能再次進入僵局。朝方4日突然派出人民軍總政治局局長黃炳誓和勞動黨中央書記局書記崔龍海、金養建來韓參加仁川亞運會閉幕式時,雙方就10月末至11月初恢復高層會談達成了協議。韓朝對話氛圍一度非常高漲,但朝鮮隨後便發起挑釁,包括西海北方界線(NLL)附近交火事件、在非軍事區(DMZ)附近向傳單射擊等。雙方此後又圍繞高層會談互發電報,展開了激烈的爭執。
  朝鮮在29日發來的電報中指出:“製造氛圍是改善雙方關係和對話的前提,但韓方對此毫不在意,致使已經達成協議的第二次高層會談走向崩潰。”朝方企圖以對朝散髮傳單為藉口將會談無果而終的責任推給韓方。對此,韓國政府以統一部發言人的名義發表評論稱:“我們已經多次闡明在散髮傳單問題上的立場,但朝鮮依然將這個問題視為前提條件。朝鮮的這種態度讓我們不得不懷疑其是否有誠意改善韓朝關係。”
  專家指出,韓朝關係可能會進入“小冷卻期”。高麗大學教授南成旭表示:“就韓朝關係而言,一旦會談出現毛病,至少需要一個月時間。11月之前應該不會舉行。”很多專家分析稱:“朝方想用傳單問題向韓國施壓並掌握對話的主導權,但他們可能覺得即使現在舉行會談,也很難在解除5·24措施和恢復金剛山旅游等問題上實現自己的願望。”
  還有人分析稱,朝鮮和韓國不同,朝鮮十分重視散髮傳單問題,不解決這個問題很難恢復對話。統一研究院首席研究員鄭永泰指出:“朝鮮今年發表新年致詞時就要求韓方停止威脅金正恩體制的散髮傳單等誹謗、中傷。也就是說,今年韓朝關係中的核心問題就是傳單問題,如果不能在這個攸關生死的問題上貫徹自己的主張,朝鮮不會積极參加對話。”
  還有人認為,朝鮮原本就不想對話。黃炳誓、崔龍海等人訪問仁川只是為了針對朝鮮內部宣傳體制或向國際社會證明其存在感,並非為了改善韓朝關係。
  但韓國政府認為,雙方達成協議的第二次高層會談舉行時間到“11月初”,還有時間,因此會繼續敞開對話之門。
  (2014-10-30 10:39:25)
  
  【延伸閱讀】朝斥韓放任民團發傳單 韓強調不應以此迴避對話
  參考消息網10月27日報道 韓媒稱,韓國統一部10月27日表示,朝鮮於26日凌晨通過西海軍事熱線以朝鮮國防委員會書記室的名義向青瓦臺國家安保室發來電話通知。通知稱,雖然韓國保守團體25日散髮反朝傳單的計劃告吹,但韓國政府對民間團體趁晚散髮傳單放任不管。對此,韓國政府敦促朝鮮,不要把韓國公民的“表達自由”當作韓朝對話的前提條件。
  據韓聯社10月27日報道,統一部表示,朝鮮在通知中稱韓方此舉表明韓方不願回應朝方提出的改善韓朝關係的提議,韓方應該認真考慮在這樣的氛圍下韓朝高層會談能否順利舉行。有觀點認為,朝方以韓國政府處理民間團體散髮反朝傳單的方式為藉口,可能不會接受韓國提出的30日舉行第二次高層會談的提議。
  韓國政府27日上午通過西海軍事熱線以青瓦臺國家安保室的名義向朝鮮發出電話通知表示,韓國政府一貫堅持不能在沒有法律依據的情況下限制民間團體的活動。通知還要求朝鮮就韓朝舉行第二次高層會談一事闡明立場。
  韓國統一部發言人林丙哲在當天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朝方不應該將涉及韓國公民表達自由的問題視為韓朝對話的前提條件,或當作挑釁的藉口。在韓朝關係取得進展後,韓國民間團體散髮傳單的問題會自然而然地得到解決。林丙哲再次強調,朝方不應該將韓國《憲法》所規定的價值當作韓朝高層會談的籌碼。他說,韓國政府堅持認為韓朝應該如期舉行韓朝現政府成立以來的第二次高層會談。
  (2014-10-27 11:54:00)
  
  【延伸閱讀】對朝散佈傳單引發韓國內部矛盾 韓民眾激烈對峙韓國民間組織向朝鮮散髮傳單(韓聯社)
  中新網10月27日電 據韓國《中央日報》27日報道,散髮對朝傳單引發的韓朝軍事衝突觸發了韓國內部矛盾,支持和反對散佈傳單的不同勢力在韓國臨津閣爆發衝突。在“三八線”附近深感不安的韓國居民開始積極出面,阻止試圖散佈傳單的韓國民間團體。
  10月25日,400多名韓國保守組織成員、反對散佈對朝傳單的居民和市民組織成員、700多名警察和國內外記者等大舉涌入韓國坡州臨津閣與統一展望台一帶,引發了一場混亂。
  在韓國民間組織宣佈準備散佈傳單後,120多名當地居民從上午9點起陸續開著20多輛農用拖拉機前來堵住進入臨津閣的大東路,韓國“民主恢復坡州時局會議”等也從前一天開始在臨津閣打地鋪,阻止散佈傳單。
  當地時間上午11點20分左右,臨津閣周圍10餘人用口罩和毛巾遮住臉部,突然衝上民間團體裝載著氣球充氣設備的卡車,搶奪裝在五個箱子里的部分傳單和氣球。他們用準備好的工具扯破氣球後,將傳單丟在路邊與河裡。在此過程中,一名40多歲男性因涉嫌妨礙執行業務和損壞財產當場被警察逮捕,目前正接受調查。
  20分鐘後,30多名韓國保守團體成員乘坐的包車抵達距離臨津閣200多米的前方,反對散佈傳單的組織紛紛向其投擲雞蛋,進行激烈抗議。對峙的雙方直到下午6點才逐漸散去,但自由朝鮮運動聯盟的樸尚學(音)等人當天晚上7點20分左右在金浦市月串面某荒山上向朝鮮散佈了2萬張傳單。
  對朝傳單散佈國民聯盟的崔宇元(音)稱,“即使傳單和氣球被搶奪,我們也不會屈服,會一直散佈傳單,直到傳單覆蓋到朝鮮全境”。相反,統一村的李完裴(音,61歲)里長則強調,“以後我們只要聽到在臨津閣散佈傳單的消息,依然會直接開拖拉機過去阻止”。
  也就是說,未來雙方還可能會圍繞散佈對朝傳單的問題爆發衝突。此外,韓國環境運動聯盟認為散佈對朝傳單是一種非法投放垃圾的行為,於10月26日向警察舉報自由朝鮮運動聯盟的樸尚學代表等人。
  對於圍繞散佈傳單出現的爭議,很多專家認為“現在不是冷戰時代,這種做法得不到任何實際利益,而且會給韓朝關係造成負面影響,應對散佈傳單的行為保持剋制”。不僅是韓國新政治民主聯合等在野黨,執政黨新世界黨也表示“行動時必須考慮韓朝關係”。
  (2014-10-27 11:18:30)  (原標題:韓朝“傳單戰”僵局難解 韓媒稱兩國重回冷漠)
創作者介紹

楊丞琳

ml44mlaut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